欢迎访问宁波按摩丝足会所(宁波桑拿网)!

宁波丝足按摩,宁波丝足会所

【悲伤】我被一个桑拿小姐骗了好多钱,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当时她跟我说妈妈脚裸摔断了,带在身边照顾。
过了一个礼拜,在网上她跟我视频聊天,说能不能帮个忙?
她要给妈妈买被子和电热毯这些,问我借她几百块。
由于我当时动了恻隐之心,就答应她了,她说十天后发了工资还我。
第二天傍晚,我去她单位外面等,她来了我就给了她钱。
这是第一次借。
接着元旦了,就是今年元旦。她打电话说昨天带妈妈出去玩,妈妈感冒了,
问我借500块看感冒,我又给了她。
到了第十天,她没给我电话。过了几天她在QQ上发给我说手机掉了,叫我号码留言给她。
我发过去了。
她后来说下次发工资给我。
过了十天左右,她用一个新号码打来,拿500过来,我跟你去开房,我妹妹要回老家,我申明我是想帮她,
没想开房,因为我也从来没开过房。我过去离她单位一段路的地方等她,她来了。我钱给了她,想跟她聊会天,
她说我要跟妹妹和妹夫去吃饭,说的时候笑嘻嘻的,叫我在网吧等她。我叫她一个小时就回来,她答应。
在网吧等了接近两个小时,她打电话来说你在哪,我说在网吧喽,妈的等久了。她一会进来了,在我电脑上登了下QQ,后来马上跑到另外位置上去,好像那里有她认识的人,隔老远我看不清。过来时她手上就叼着一根烟。



这下她叫我出去,她说要不要开。。。,我说看你心情不舒服,就不要了,我也从没开过房,我出来就想跟你聊几句天(这里可能有些人会笑我假吧,我说的都是真的,的确没)后来我跟她站在马路边上聊天,她说到自己父母是离婚的,(第一次我跟她见面时她跟我说过她父亲2010年清明节时去世了,现在母亲带在身边,她跟母亲说在做服务员)她判给父亲,妹妹跟母亲,她父亲以前找了后妈的,后妈有女儿的,所以她仍旧跟着母亲。她去年父亲刚去世,她就出来了,来这里做这个,现在又带着母亲。

还有她说她2009年年底在西湖边上的香格里拉酒店做桑拿小姐的,在那里还认了干爹干娘,干娘是香格里拉的会计,干爹是浙大教授,这是我从她嘴里问的,她干爹说她要多少钱干爹给她,叫她 不要做这个技师,后来她说干爹干娘帮了她很多,就是那个浙大教授,我估计就是干爹干娘给了她很多钱喽。她还说干爹干娘的房子要六百万呢,我说那是别墅喽,她说是,她去过那里。 。在马路上聊了诺干时间,天色比较晚了,本来她就是吃了晚饭来的,而我在网吧等她,晚饭也没吃。后来她又问我借了一百,说要过这几天,到下次发工资。她说钱都给妈妈用了,中间还说到这礼拜有天她上了九个。。。我想你还真牛逼。。。

她后来说下去我知道那一百还包括她上班用的工具,(我心里这时觉得怪怪的)当天我只是跟她聊天,后来就告别了,我叫她下次发工资给我。(她说过几天她来大姨妈,她就不暂时不上班,那时先还我一点)我等她过几天的消息


暂时写到这里,我是靠回忆着来写的,过去不少月了。现在我都在懊恼。。。


过了几天,我打她号码,是一个人回过来,说是她唐弟,我说她人呢,她说可能还在上班,说下次见到她叫她打给我。后来就今年过年了,年初二,她发了信息给我,是另一个号码了,我回她说你人在哪里,她说跟朋友在一起,我说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她说等会空了在说。第二天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傍晚5点,她回信息了,我在里面发火了,我说你说话是放屁啊,她说她表姐来找她了,她怎么知道,她跟她表姐一起,我说你怎么不还钱,她说现在没有,她拿到没多少,她表姐来看她给她点钱,她没要,我说你前面说还的,都是说了不算啊,她说我现在没有(钱)她过年都没钱,我火死了跟她电话里吵了好久,她哭了 好像,我又心软了,就说暂时停一下,下次你上班还我。她哭腔的说,说完了吗,说完了我明天送表姐,后天我还有上班。这里我就说完了挂了电话。


隔几天我打她电话,电话无法接通,2月13日晚上,我打过去,电话通了,她说在单位开会,她身体不好没上班她小姐妹马上来接她了,说前面几天手机坏了,电话接不来。后来她说忙我关了电话。


2月16日,晚上我给她打电话,那天好像元宵节,外面都是鞭炮声音。电话里她说她身体好些了,她小姐妹在她住处吃饭(她说她租房子地方离单位不远)她说那天吵架她没想到我会那么大火气,其实当时我还在火,只是想到那天吵架她哭了我就没说起,我说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她说她亲戚要来这里开饭店,她去她亲戚那里饭店帮忙,桑拿的不做了说要比较慢才能还我钱。我说好吧你改正道了,你以后慢慢还我钱,她说噢。


这个礼拜双休日晚上我从外面回来,比较晚了,我打电话问她情况,她说身边只有三块钱,我说那你出来我暂时支援你点。等了一会她出来了,旁边还有一个戴耳钉的男的,她说那个男的是她堂弟,她走到我旁边,那个男的走过来看了我下就走到后面网吧去了,我是在网吧门口等她的。她说她堂弟要去上网顺道出来。我当时故意当时先只给五块钱,她好像要哭似的说我把她当要饭的,她说好吧你走吧,钱我以后会还你的。我给了她一百块。


又一个礼拜的礼拜四好像2月24日,我给她打电话说你那亲戚来开饭店了吗,她说来了,她现在在超市给亲戚买东西,我听到她在跟别人讲话,她说你听到了吗,我在买东西,问她亲戚给她多少一个月,她说一千八,我说下次发工资慢慢还我,她说噢。挂了电话,她一条短信发来,说能不能接她三四百,她是认真的。我又心软了,(我这个人平时是很容易心软的,一方面那女的看起来的样子长的很诚恳的那种,看不出做那种工作的,所以我会多次的帮她)又跑出来了等她(你们看到这里可能有些人会说我这人有点傻吧),在网吧门口等着,她过来了手上又拿着一支烟,(小姐就是离不开烟啊)她跟我站在路边聊了一会天,说到她以前有个香港的男朋友,在广州认识的,我说你怎么在广州的,她说在广州有个男朋友(你还到处都有男朋友的哦,我心想)她说那个香港的后来经常去她家乡找她,那个香港男人是一个汽车配件部门的经理,她没说很清楚,她说那个香港人对她很好,百依百顺。

她跟我聊天时我看到她脸上脸色很暗淡,应该近来过的不好。她说暂时问我借钱租房子的。她说我上次一月看到她妹夫是她妹妹后来的妹夫,原来的妹夫经常赌钱,妹妹要离婚跟现在妹夫。看来她现在自己有问题妈妈有问题妹妹和妹夫也有问题,她一家人问题真多呢!她说来这里开饭店的是她叔叔,做的是煲仔饭。我叫她以后开张了领我去看看,她说哦。
那个礼拜周末星期天,晚上她打电话给我说过去给我张饭店名片。我过去了,那里离我住的地方一站多路。



她出来给我名片,看起来脸色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声音也清楚点了,以前她人看起比实际年龄老。我看了那饭店名片,名片背面就是菜单。我也看了下那饭店,规模比较小。她这时又问我借两百块,我说上次不是给过你吗,她说自己寄回去了,我心里懊恼了一下,但又借了她,她说她妈妈在现在的妹夫家吃饭,湖南人都吃辣的,一吃辣她妈妈脚上的伤又复发了,又住医院了。我说你妈妈自己有嘴巴不会说吗,她说她妈妈很老实的,吃饭时不说现在弄的又住院,她要经常寄生活费回去,这次寄回去的问我借。她说自己像她妈妈的也很老实的(后面我会推翻她这句话)她说这个煲仔饭店是她叔叔婶婶开的,跟她堂弟三个人一块儿管理。她来这里帮忙的。(后来过了半年我才知道那个饭店店主不是她什么叔叔阿姨,堂弟也并不是她堂弟)她说她马上要进去帮忙,我就走了


过了几天我晚上叫她送了次饭,送到十字路口,她跟她那个所谓堂弟一块来的,我近距离的看了下那堂弟,她前面说她堂弟88年的,我看比较老看起不像88年的,我拿了饭,她说这个锅子第二次要来拿的,她下次空了来拿我跟她讲话时她那所谓堂弟在一边站着没出声,我也没跟她所谓堂弟讲什么话。(申明这个女的年龄比我大一点我年纪比她小,她说堂弟年纪再比我小,我看那所谓堂弟看起来并不像比我小的年纪)这之后我就回去吃饭了。


其实我当时要去那饭店问下店主她的情况,可能后来那些我就不会被蒙在鼓里。


第二天晚上,我说叫她来十字路口拿饭锅子(就比碗稍大一点,类似盖浇饭锅子)她说没空,我就给她拿过去,她前面说想再去桑拿上班,我说你现在这样不可以的吗,干嘛去,我在以前那网吧门口等她,她拿了我给她的煲仔锅子,说她已经决定去桑拿上班了,说快点把钱还我(其实是她妈妈住院要用钱,她嘴山说的好听罢了)她说她不在以前单位,要去城站那边,我说什么单位,她说不知道(瞎掰)她还说自己手机压在一个手机店老板那里,十天后发工资来拿,我说怕以后联系不到你,现在我去赎回你手机(我怕她以后不一定十天能拿回手机,到时找不到她人)我跟她去手机店我付了钱给她拿回手机。然后她说要回饭店。我也回去了。


后来我才后悔当时不应该给她赎回手机,以致后来又跟我闹出很多事!懊恼死类。。。
上一篇:我与一位桑拿洗浴客户主任的故事
下一篇:一按摩养生会所的老板娘带着一名女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