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宁波按摩丝足会所(宁波桑拿网)!

宁波丝足按摩,宁波丝足会所

一个男按摩技师和三个中年妇女的一夜故事(二)

我被打了这么一下,身子往前倾斜的走了一步,而后我立马转头看向了身后的胖女人。 这时候胖中年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对着我嘻嘻一笑说道:长得还蛮帅的。 听到胖女人这样说,我皱起眉头尴尬的笑了笑。 对着我说完这话,胖中年女人从我侧面走过去径直的走向了金姐。 此时的金姐已经伸完了懒腰,刚才举着的双手已经自然下垂了下来。 金姐的目光看向我,对着我说道:曹进,几天不见又变帅了,呵呵。 听到金姐的话,我略微敷衍的笑了笑。 对着金姐笑完,我也客套了下,夸了夸了金姐。 听到我的话后,金姐笑得合不拢嘴。 而后金姐给我介绍了一下其他两个女人,胖的叫小菲,短发的那个叫小蔡。 当然她们年纪都比我大,我得称呼她们菲姐和蔡姐。 介绍完了两个女人后,金姐抬起手挥舞起手里的粉色小皮鞭轻轻的打在了我的胸膛上。紧接着金姐对我抛了个媚眼说道:一会儿你可要对我们三姐妹温柔点,我们三个可都喜欢温柔点的男人。 听到金姐的话,我的心里是一阵子苦啊。 还他妈让我温柔?我求你们对我温柔点才对。 虽然一次服务三个女人我非常不情愿,但是对于客户,我还是秉承着绝对服从的态度。我点点头说道:好的。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美图

三个女人听到我的回答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时候那个又丑又胖的女人对着我说道:小曹,对我不用太温柔,我喜欢狂野的男人。 听到胖子女人的话后,我目光转移向了她。 我是既无语又他妈尴尬!因为就眼前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估计能一屁股就坐死我,还想让我狂野一些,我野的起来吗? 胖女人小菲刚说完,金姐对着她说道:小菲矜持,咱们女的要矜持! 听到这话,我的目光斜视了金姐和小菲一下,我在心里想,怎么越听越感觉不要脸呢,还矜持,矜持你妈个头。 后来我们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金姐和小蔡坐在我沙发的两侧,那个又胖又丑的小菲坐在我的对面,说真的相当有视觉冲击力。 坐在我对面的小菲把一个装满了水的玻璃杯递给了我,对着我说道:帅哥,你一定渴了吧,喝口水。 接过肥婆小菲递来的水后,我喝了几口。 正在我喝水的时候,小菲把右脚的高跟鞋脱了,然后用脚蹭我的腿。感觉到小菲的脚后,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当然就小菲那大象腿是不可能勾起我的兴趣的!再说了我要是能被这个胖三百斤的中年妇女勾起生理反应,那我得多饥渴。 而这个时候小菲冲着我抛了个媚眼。 冲着我抛了一个媚眼后,小菲对着我说道:帅哥,再喝两口,大老远来了,你一定口渴! 听到小菲的话后,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尴尬的笑了笑后,又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

当我喝完,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发烫有些燥热,头还有些晕乎。 我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甚至产生了生理反应。 感觉不对劲后,我对着小菲说道:你这水里是不是放了什么东西? 小菲对着我嘿嘿一笑说道:放了让男人兽性大发的东东哦。 小菲的话说完后,我顿时感觉没爱了。 尼玛,被算计了! 说真的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三个女人会主动在我水杯里放东西。 虽然我心里已经怒了,但是我不敢翻脸。 我们会所光入会费就5万,要成为顶级vip客户入会费要30万。这帮追求刺激的中年女人是我们会所的主要经济来源。 我要是弄砸了这单生意,老板非得找人砸断我的腿。 我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让自己保持平静。 后来三个中年女人彻底丢掉了所谓的矜持,开始在我面前放纵。 我身边坐着的金姐和小蔡也开始用手撩拨我。她们的手一只扶着沙发另一只在我的胸膛上动来动去……左右胸膛一边一个! 原本就喝了那些东西,被这么一撩拨我有点控制不住了。 后来她们的手开始慢慢的往下移动…… 看到这一幕后,小菲也从我的对面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我这边靠了过来。 小菲到了我面前后,二话没说,弯腰就要去解我皮带。 我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弄了多少东西让我喝。 这次喝跟之前一点也不一样。 这时候我伸手攥住了小菲那只正在解皮带的手说道:你在杯子里放了多少那东西? 我的话说完,小菲说道:九片! 听到这话,我顿时懵逼了。 我非常惊讶的说道:九片,你们这是想要我命啊。

小菲说道:水你只喝了半杯,要不了命。 我用手拍了拍头说道:你们想要服务直接说啊,干嘛非要在杯子里下那东西? 那个又丑又胖的女人说道:这样玩才刺激!我们三姐妹来之前在车子上突然想到的玩法,就跟前几天的新闻一样,女的强男的……再说了我们只要出了钱,想怎么弄就是我们的事儿,貌似不用跟你商量吧?以前让你们直接提供服务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跟狗似的没意思不够刺激,今天我们姐三个就是想这样玩……嘿嘿……寻找一下强小鲜肉的感觉。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万头曹逆玛奔腾而过。 这三个老女人,真他妈变态! 估计是喝的太多的那东西,我头昏昏沉沉的。 后来我被她们弄到了床上,我头昏昏沉沉,犯晕,但是我生理上面异常的活跃! 在这昏沉和兴奋中,我能够感受得到三个女人对我身体的掠夺和迫害。 转眼到了第二天。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脑袋一阵疼,就跟昨天喝了很多酒水似的。 我抬起手,用手拍了下自己额头,嘴里特别气愤的骂了句妈的。 得了,我还真碰到一帮女畜生了。 睁开双眼,我发现身上是一丝不挂。 我缓回神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时此刻,我只觉得自己的大腿和腹部酸疼,就跟做了很多蛙跳那种酸疼似的。 当然我也意识到了,我他妈还有些生理反应。 抬起头,潮着房间内放眼望去,我看到房间有些狼藉,我的衣服和鞋子七零八落的。我的一只皮鞋在沙发前,另一只鞋子在窗前,领带扔在沙发边的地上,腰带在茶几的旁边。 穿上衣服后,我走到了垃圾桶边看了一下。
上一篇:一个男按摩技师和三个中年妇女的一夜故事(一)
下一篇:宁波按摩保健到家专为酒店上门按摩的服务